第21章 生无八字

这天早上我和二爷攀谈很长时间,包括我最近的情况、家中的情况、我奶奶的身体。我也问了二爷不少感兴趣的问题,二爷也都如实回答。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一个看上去和二爷年纪差不多的男子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这男子是北山山庄的领袖,也就是这个村的村长,说是之前那伙人又来了。

我跟着二爷走了出去。村口聚集了不少人,大体上分为两边,靠近村子的人数较多,手里面各式各样的家伙式,看上去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他们对面的是清一色地黑衣,大部分都是年纪二十左右的青年。

村长走到人群最前面,二爷和我、包子藏在人群中间,周唐倒是不知去向。对面也有一人走上前。

“姓胡的,又给了你一星期时间考虑,现在能给我给答复了吧。”那人说。“你就那凉快去哪,祖上留下来的地,我们说什么都不会让!”村长给予答复。

“你们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是你给脸不要脸!”那人一看就是强势方,仗着自己身后的一大伙人来这儿作威作福。

村长试着和那人解释,没有丝毫的效果,反而还把那人激怒。

“鬼师父,这事就交给您了。”那人身形一让,在他身后站着的面色阴翳的老头,手里面拿着一面跟之前一般的招魂幡。

二爷制止要出声的我和包子,低声让我们假装不认识。

老鬼开始摇动大旗,顿时天色灰暗、一阵狂风不知从何处袭来,但并没有招来群鬼,甚至附近一丝一魂都看不清楚。

见此状,老鬼仿佛意识到后山的鬼遁已经破解,收起招魂幡,取出黄符纸,毛笔站着乌鸡血在纸上飞速画着,两道狼魂符纸中飞射而出。

村民并不认识这狼魂,甚至有把老鬼当做耍戏法的,相互之间谈论欢笑,没有一点危机感。

狼魂朝着人群中奔来,身形逐渐清晰,犹如两匹活生生的野狼,不断地咆哮着。这里虽是山区,但并没有狼,村民没见过狼也是正常。

狼魂冲进人堆,不一会儿便传来人的哀嚎,众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可怕,开始纷纷逃窜,纵是村长怎么安定人群,还是离开了五分之四。

村长身后也就十来号人,其中还包括我们三个,其余的也大都是五六十岁村长的老相识。狼魂回到老鬼身边,之前那人再次走上前来。

“要不我们再谈谈?”那人说道。“说了不搬就是不搬!”村长依旧不变的回复。

相互又僵持了一会儿,那人似乎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太阳略高之际便带着人走了,临走前还留下一句“明天还会过来,到时候希望你们给我一句痛快话。”

随后我们回到村里,周唐也不从哪里回来。

村长跟着我们去了二爷屋里,两人交谈一番,我才明白今天这一幕只是为了让二爷摸清老鬼的底细,而明天自然会有人收拾他们。

二爷看上去没什么压力,随便问了周唐几句,得到周唐肯定回答。

这天下午,村长和二爷一直忙于安抚之前遭受袭击的村民,周唐在准备明天对付老鬼的法器,我和包子倒是闲了下来,一股脑地睡到傍晚。

来到晚上,村长也给我和包子安排了住处。我俩倒是不困,在二爷房中和周唐聊天,八点多二爷也回来,告诉我一个很震惊的消息。

倒是也说通了为什么文长老之前所谓“捕生魂、炼活尸”的对象是我。

炼尸分为三种:炼死尸、活炼尸和炼活尸。

前面两种差别不大,只有死人炼尸以及活人炼尸的差别,练出来的僵尸无非是强度上有所差距。

但是炼活尸不同,活尸除了没有自己的神志,跟活人没有什么差别。甚至可以修炼道法。

至于为什么是我,二爷的说法就是我生无八字。出生在闰年闰月小针年最后一天,按照八字算法我的确是没有八字。

没有八字也就不进轮回,即使把我练成活尸也不会遭受天谴,而经历那次事情之后,我体内魂气极盛,是炼尸的最好材料。

带着些许忧愁,我久久不能入睡,知道天色微亮我才能小憩一会儿。

八点多,我被包子叫了起来,说是老鬼那群人又来了,二爷、周唐已经去村口了。我赶忙穿好衣物,来不及洗漱冲向人群。

这次二爷直接站在人群前面,一左一右是村长和周唐。老鬼和二爷是旧相识,两人似乎还有说不清的恩怨,不等领头人说话,老鬼直接来到人群前面。

“这不是师伯么?弟子在这儿给您老请安,希望您老能活过半百。”老鬼的年纪看上去要比二爷大很多,实际上是跟二爷同岁。

二爷并不把老鬼的挑衅放在身上,只是淡淡说道:“带着你的人滚,别让我看着你心烦。”

老鬼哈哈大笑,人群之中又走出来三五个和老鬼衣着相似的人来。二爷示意周唐,周唐一声哨响,四面八方便走来几十个警察,为首二人正是之前的王武、张涛二人。

我不禁怀着好奇地眼着周唐,心里琢磨他怎么会和这两位队长扯上关系。看着王、张二人走到二爷面前,恭恭敬敬地敬了礼,心中的疑惑依旧消失了。

老鬼脸色大面,嘴里面叨叨着“灵异警察”几个字,手在颤抖但还是掏出几张符纸做法,昨日的狼魂再次出现。

我身边的不少人被这畜生吓破了胆,要不是有些老一辈人拉着,估计还会像昨天那样一溃而散。

周唐手里多了一把剪刀,冲着本来的狼魂就是一剪。不只是狼魂,连老鬼手里的符纸都是一切两半。

而那几个搜灵堂成员以及拆迁队的人也都被警察们控制了起来,只剩下了老鬼一个人。

老鬼不屈服,抽出腰间的短剑,咬破指尖在剑刃上写着什么。二爷也没闲着,从周唐手中要来乾坤镜,手一擦便冒出了金光。

这时老鬼也做完法,短剑上“呲溜、呲溜”的冒着花火,剑刃呈浅蓝色,时不时都能看到上面的电流。

大概是所谓的借法,这些天以我对道法的研究,也知道修炼到一定程度的人可以通过自身向天地借来法术,得到一般人无法媲美的力量。

不知道二爷是什么招数,老鬼的却是借法无疑。

两人在人群中斗了几个回合,一金一蓝很好辨认。从人群中重出,又在树林中比划着,那道蓝色的身影很明显的有些不支。

又打了几回合,蓝色彻底消失,而金色依旧闪亮,我们这一边都不禁地欢呼起来。王武、张涛两位队长急慢朝着树林赶去,不一会儿便和二爷一起提着脸色苍白的老鬼走了回来。

“扑通”一声把老鬼扔在地上,二爷不让王、张二位把他抓起来,亲自走到老鬼面前,开口问:“说,你师父张麻子在哪!”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