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起走走?

魏平之父子走后,楚岚有些傻了眼,心说这就完了?

“老婆,你说那合同会不会是假的呀?”江泽川小声的问道。

“瞎了你的狗眼,你没看小魏新买的宝马7吗,依我看呀这根本就是有人在黑魏家!”

不得不说楚岚翻脸比翻书还快,江泽川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敢多说什么。

中午江初然手捧着一份合同一脸笑意的回到了家中。

“怎么样啊?”楚岚一脸关心的问道。

“解决了,景玉轩那边的人说了,下不为例!”江初然道。

不过说来江初然也感觉挺奇怪的,景玉轩工作人员的态度相当好,而且还是好的过头的那种。

江家不过是南江市的二流势力,就算是魏家父子也未见得有这么大的面子。

“对了,初然,妈和你说个事儿!”楚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干嘛?

江初然又被自己的母亲搞糊涂了。

“初然,之前那些新闻都是假的,魏家根本没有垮台,而且还和景玉轩签下了合同!”楚岚笑着道。

“什么?”听到此话江初然惊的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初然,咱们都误会了魏家,人家压根就没有跨台,那些都是外界的流言蜚语!”楚岚道。

倒是江初然柳眉紧皱,显然这其中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

“楚然,你听妈的赶快跟到废物离婚,像魏公子这种青年才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看看江月娇,没你长得好,可人家老公有本事……”楚岚不停的给江初然灌输着离婚的思想。

“妈,您就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江初然有些不耐烦的道。

“你这孩子,妈都是为了你好。”楚岚又拿出了自己的口头禅。

当晚江老太婆召开了家族会议。

江家一众亲戚连夜赶了过来,当得知江初然多拿了百分之十的股份之后这些亲戚恨不得将江初然生吞活寡了。

而只有坐在上座的老太婆一脸的淡定,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

“不行,我坚决反对。”忽然一个亲戚一拍桌子站起身怒视着江初然。

这些亲戚虽然没有股份,但仗着姓江在公司里挖了不少油水,所以这时候他们自然要站在江老太婆这一边。

“我也不同意,她有什么资格拿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对……”

“都给我闭嘴!”忽然江老太婆用拐棍在地上杵了杵,瞬间客厅里鸦雀无声。

“今天召集你们来不是听你们意见,而是通知你们从现在开始江初然将是公司里第二大股东。”江老太婆道。

“这!”

瞬间一众人哑口无言,但那眼神之中充满了不甘。

林枫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江老太婆一个人自导自演。

不得不说江老太婆还是很有一手的,这样一来江初然虽然得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却成了真正的光杆司令。

等局面一旦稳定下来,江老太婆会以各种莫须有的理由将江初然踢出公司。

“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初然你留下来!”江老太婆摆了摆手。

待其他亲戚走光后,客厅里只留下了林枫,江初然和一脸怨毒的江洪。

“你怎么还不走?”江老太婆一脸嫌弃的看着林枫。

“我在等初然!”林枫摊了摊手。

“要等出去等,别踩脏了我的地!”江老太婆挥了挥手。

“奶……!”

江初然刚想替林枫说句话,只见林枫冲她眨了眨眼。

“好,初然,那我在外边等你。”

很快江初然跟着江老太婆上了二楼,这里是江老太婆的专属住房,整个江家除了用人之外也只有江洪一个人能进。

同时这也看出江洪在江老太婆心中的地位。

江初然第一次进老太婆的房间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初然,奶奶单独把你叫进来,是想跟你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此时的江老太婆一脸的慈祥,与之前判若两人。

“好,奶奶。”江初然乖巧的点了点头。

“初然呀,我知道这些年冷落了你,不过奶奶也是没办法呀,毕竟江家只有江洪这一个男丁,虽说他能力不及你,但……”

说到这里江老太婆竟假迷三道的流出了两行眼泪。

江初然本就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看到自己奶奶这瞬间就心软了。

“奶奶,您别哭!”江初然急忙抽出两张纸巾帮江老太婆擦干眼泪。

“奶奶,其实我没想和他争什么,我知道我是女儿身,这千斤重担终究要放在江洪身上,可江洪他不务正业,整日里跟着那些狐朋狗友胡吃海喝,这样把公司交给他只会败个精光!”江初然苦口婆心的道。

听到江初然如此贬低自己的孙子,江老太婆瞬间就不高兴了,

不过她表面上依旧表现得十分和蔼:“你说的这个奶奶都知道,奶奶之前也是一时糊涂,你不会怪奶奶吧!”

“怎么会呢,您永远都是我的奶奶!”江初然摇了摇头,眼眶微微有些湿润。

“好孩子,天儿不早了,赶快回去吧!”江老太婆摸了摸江初然的头发。

“嗯嗯!”

出了江家别墅,只见林枫一人蹲在马路边愁着烟。

“我们走吧!”江初然道。

“等等我去拦辆车。”林枫急忙起身。

“唉,等……”

“怎么了?”林枫不解地问道。

“陪,陪我走走!”江初然咬着下嘴唇小声的道。

嘎!

林枫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脸呆呆的看着江初然。

“怎么?你不乐意呀!”江初然见林枫迟迟不说话,还以为林枫不愿意,其实她哪知道林枫是太激动了。

“乐意,乐意。”

林枫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

回家的路倒也不远,一路上林枫的心中如前塘江大潮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想当初江初然给他定的三不准貌似只剩下不准上床这条规矩了。

这些年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林枫紧紧的握了握拳,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下去,总有一天江初然会无怨无悔的接受自己。

一叶知秋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