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杨博儒的眼光

看穿他的想法,杨老一脸祥和笑容道:“杨枫程那小子本就戾气过重,从小仗着杨家做后盾无恶不作,无论是他老爹还是我,早就对他失去耐心了!”

好在杨老一直就不喜欢那个孙子,他儿孙满堂,别说是他了,就算杨枫程的老子都没当回事,反倒觉得元安是帮杨家赶走了一个祸害,所以这件事也就很轻松的翻篇了。

“杨老是来找我看病的?”元安问道。

杨博儒露出一丝苦涩笑容道:“是,也不是!”

元安这才察觉出,杨老与以前有些不同。从他的气息来看,恐怕是大限将至,而杨博儒本人也是心里有数的。

看到元安复杂的神情,反而释怀道:“人皆有一死,老头子我不过是想让自己多活几天,便能多给子孙带来些荫蔽!”

在此之前,杨博儒已经看了无数名医,皆是无果,这才打算到元安这来试试运气。

现在想想也是有些强人所难,所以干脆释怀说道:“想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就不为难小神医了!”

废了他一个孙子,还承蒙他相救一次,元安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虽然以他现在修为想要硬拉回一个将死之人还是很难,可他还是一脸坚毅道:“杨老不妨让我试试!”

杨老微微动容,张洛彬则是张了张口,似乎是想劝阻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毕竟眼前这个少年可不能与常人相比,他行事作风和能力本就远超常人太多了。

至于恭敬站在杨老身边的杨管家,也是差不多的反应,若是换了别人说什么试试这样的话,他肯定早就大骂着赶走了。

选出一间特护病房,元安再一次为杨老施针,张洛彬和杨管家等人则站在病房外,以免有人进去打扰。

半小时后,额头聚满汗珠,后背更是被汗水浸透的元安终于长出一口气,拔掉了所有银针。

“杨老,以我目前的实力,也只能让你续命三年,不过三年间若不出意外,我还会有别的办法!”

这一次施针,元安用尽了他目前修为能使出的所有仙法神技,也只能勉强为杨博儒续上三年受命。

杨博儒本来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根本没想到元安能为他续命三年,三年对于杨家来说足够了!

老人是军人出身,本就不是贪生怕死之流,只是担心自己走得太突然,杨家会出现无可避免的动荡。

而现在有了这宝贵的三年时间,就足以让他去改变太多的事情了。

杨老很是激动,嘴角发颤道:“小神医,你说三年可是当真?”

“以后姑且不说,三年内绝对没有问题!”元安一脸坚定。

“好,实在太好了!”老人说着就要屈膝跪谢。

元安赶紧一把拉住道:“杨老您这是干什么?”

“小神医,你对我杨博儒和杨家的恩情,我真是无以为报了,还请你受我一拜!”老人一脸诚恳。

元安叹道:“杨老言重了,救人是医者的本分。再者说,于公你是曾经为国抛洒热血的老英雄,于私我元安刚刚才得你出手相救!”

“所以我救你,无论怎么说都不需要您行如此大礼!”

听到里面的动静,杨管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请自来进入房间。

“老主您这是?”

“老杨,你赶紧替我叩谢小神医!”杨博儒沉声道。

管家老杨一进来就看到老主的奇怪姿势,现在一听这话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二话不说跪下给元安磕了三个头做谢。

这次元安没能拦住,毕竟被杨博儒拉着。

等到老杨行过礼,元安苦笑道:“这又是何必!”

杨博儒则诚恳道:“小神医为我续上三年阳寿,说小了是又救我一次,往大了说那可是保住了整个杨家啊!”

“这话这么说?”从开始元安就感觉出,老人不是怕死,而是担心自己撒手后后辈的处境不好。

杨博儒和管家老杨相视一眼,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倒不是不信任元安,只是觉得有些事太难,杨家都无力解决,又何必说出来为难元安。

见如此情景,元安倒也没有追问。

这是张洛彬也走了进来,在听到元安为杨博儒续命三年后,也是感叹不已,但眼里还是有些目光闪烁。

“不如张老再给杨老把把脉确认一下吧!”元安淡笑道。

张洛彬一愣,看到元安很是诚恳,这才点点头道:“也好!”

虽然质疑不是好事,但医者必须实事求是,谨慎一些也不是坏事,张洛彬顺势给杨博儒又把了一次脉。

“张老,如何?”元安笑问道。

杨管家也是一脸期待,心里甚至暗暗担心,千万别是元安搞错了。

随即看到张洛彬脸上的表情可谓五彩缤纷,张老激动道:“妙啊!简直妙不可言!”

“之前分明生机殆尽,现在却反而一副星火燎原,愈加繁盛之态啊!”

“小神医真是让老头子开眼了!”

杨管家注意到,在此之前不管别人如何吹捧元安,张洛彬虽然也很认可,但却一直没有向他们一样称他为小神医。

直到此时,张洛彬由衷的自叹不如,甚至是天壤之别。

“老杨,回去通告杨家上下,以后见到元先生便犹如见到我本人!若先生发出如何指令,杨家上下必须照令执行!”杨博儒肃然说道。

老杨同样郑重躬身道:“是,老主!”

不等元安劝阻,杨博儒拿出一张黑色卡片递给元安道:“这是杨家家主才能持有的黑卡,虽然只能透支十亿,但它却有着号令杨氏集团旗下所有企业的作用,还请先生收下!”

杨博儒是老一辈的人,他们那个年代,先生这个称呼代表的意义很高大,特别是长辈称晚辈一声先生,那更是最高的崇敬了。

料到元安会推脱,老人肃然道:“先生要是不接,那便是逼我磕头谢恩了!”

元安无奈苦笑,只好接过那张精致的黑色卡片。

因为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杨博儒和管家老杨再次谢过元安之后,便离开了万寿堂医馆。

“老主,那张卡可是接任家主才能有的,元先生确实值得我们感恩可是……”

车上管家老杨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杨博儒冷声打断道:“之前那么多国内外顶尖名医给我看过病,怎么说的,我想你也应该记得吧?”

流光若尘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