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彻底废了周大鹏

他这句话时候的语气,无比的轻松。

可是周大鹏却从话里听出了森森的寒意。

他吓得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人本能地倒退了好几步。

“姓张的,你不要乱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敢无法无天,我就去告你!”

“就你还有脸跟我讲法制?”张烨的脸上露出嘲弄的表情,“要说无法无天,这十里八乡的恐怕就属你了吧。你这样的人也配讲法制,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张烨每说一句话,就往前迈一步,周大鹏则跟着他的节奏,往后倒退一步。

直到最后,周大鹏被他逼的退无可退。

“姓张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此刻的周大鹏,已经歇斯底里。

“怎么样?我要让你记住今天!我要让你这辈子都不敢再踏进我家一步!”

他的话没说完,周大鹏猛的爆发,“姓张的,我跟你拼了!”

周大鹏已经红了眼珠子,疯狗一样朝张烨扑了过来。

“哼,疯狗一条!”

就在周大鹏狂扑而至的瞬间,张烨闪电出手,啪的一指,正中他的喉头。

周大鹏被打的咯咕一声,全身劲力一散,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想在想起下跪来了,晚啦!”

张烨双手如爪,一下就扣在了周大鹏的双肩肩胛上。

“上一回虽然废了你做男人的能力,但显然还不足以让你记住这个教训。这一次,我就让你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话音未落,十指较力,就听咔吧一声脆响,周大鹏的肩胛骨,竟然被张烨捏的粉碎。

周大鹏嗷的一声,就此昏死过去。

张烨拍了拍自己的手,“哼,如果我不是医生,这次一定要你的命。”

说完冲马大宝一招手,“大宝,给周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把这个废物弄回去。”

马大宝早就被他的手段给惊呆了,直到听到张烨大喊,才从惊愕中回过神儿来。

“哎——好嘞!”

此时就连木玲珑也呆住了。

在此之前,张烨给她的印象就是温文尔雅,医术高明。

就算是被王天理污蔑,他都没有发火。

可是现在看来,他既不温文,更不尔雅,手段狠辣的简直让人胆寒。

她怔怔地望着昏死的周大鹏。

“他——死了嘛?”

“死倒是不会,但是,后半辈子肯定废了,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了。医者父母心,我不忍心要他的命。”

张烨的语气很慈悲。

但是,木玲珑却从中听出一股寒意,忍不住浑身一颤。

医者父母心,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让人恐惧呢。

“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不要管他了。”

张烨完全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迈步进屋。

木玲珑亦跟随他进屋。

房间里,烟雾缭绕,药香袅袅。

一个古铜的铜瓮里,似乎正在蒸煮着什么东西。

张烨舒一口气。

“还好,这帮垃圾没有动我的东西。”

木玲珑心里一奇,问道:

“这里是什么,不会是你炼制的什么长生不老丹吧。”

“你说的没错,正是丹药。”

“啊!”木玲珑目瞪口呆,“真的是丹药啊,你到底是医生还是道士啊?”

张烨付之一笑。

“你想多了,这叫百草丹,是我们张家的绝学。只能治病,不能长生。以后给你外公治病,离不开它。”

木玲珑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越来越觉得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此刻,张烨却无暇顾及她的好奇。

这炉百草丹,他已经炼百草丹,已经六年有余了,可惜无一成功。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拥有五行望气术。

望气术而知天机。

他终于发现,百草丹久炼不成,是因为缺少纯阳之火。

之前炼丹,燃料或是木头,或是煤炭,或是燃气。

这些火气,都不够纯粹,里面参杂着其他气息。

纯火不纯,所以灵丹不灵。

现在,看透了本质,张烨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他双手缓缓贴近铜瓮,体内操控五行之气,将火中杂质剔除一净。

转瞬之间,烈火纯阳,纯火之火,就此造就而成。

有了纯火,药香更甚,铜瓮甚至发出铮铮金石之音。

只是,一旁的木玲珑,看的心惊肉跳。

在她看来,张烨将手贴在燃烧的铜瓮上,纯粹就是自虐。

尤其是,肉掌贴近是,发出的皮肉滋滋声,更让她心里发毛。

“张小先生!”

木玲珑捂嘴惊呼。

就在这时候,张烨双臂陡然一颤,铜瓮中火,忽然烈烈腾起,仿佛一条火龙,将铜包裹。

眨眼之间,火龙消失。

“成了!”

张烨缓缓撒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此时,木玲珑才发现,他的手竟然完好如初,丝毫看不出被烤焦的痕迹。

她惊讶于眼前这个男人的神秘。

张烨掀开铜瓮盖子,三颗拇指大小的浑圆药丹,映入眼睛。

“费了我们祖孙三代之力的百草丹,终于炼制成了。父亲,爷爷,你们泉下有知,可以瞑目了。”

说完,张烨缓缓跪下,朝着铜瓮三叩头。

起身。

张烨从瓮中挑出一颗百草丹,放进一个锦囊一样的绣袋里,然后交到木玲珑手中。

“你的心脉,刚刚续上,佩戴一个百草丹在身上,三月保你身体恢复如常。”

木玲珑脸色微红,受宠若惊。

“这个,我不能要!这是你们祖孙三代的心血,价值连城,这样的礼物太贵重了!”

张烨淡然摇头。

“在我眼里,药只有好坏,没有贵贱。我们三代炼药,是为治病救人,不是为了发财。百草丹对你调养生息再好不过,所以,这颗药理应送给你。”

木玲珑心中顿觉感动,敬仰之心油然而生。

医者父母心,张烨不负此言。

张烨将另外两颗丹药,收入囊中。

“走吧,这里我们已经不宜久留。”

走到门口,马大宝正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烨哥,你就这么走了吗?”

张烨莞尔。

“大宝,我只是暂时离开几天。只要事情一完,我就会回来。我的根在这里,我可以抛弃任何东西,但不会抛下我的根,不会抛下你们。”

马大宝点头。

他虽然憨厚,却能感觉得出,张烨这番话,情深意重,断然不是虚言。

人走茶凉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