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回归故里

去往盛利村的大巴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瞟向最前排。

那里坐着个身穿军色绿色背心的男人,他的侧脸俊挺坚毅,身姿笔直。即便道路颠簸,他依旧能够保持不动如山,看着就有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

“秦瀚,是你吗?”

秦瀚转头就撞入一双月牙儿般的笑眼中。

面前的姑娘梳着高马尾,五官清秀,不施粉黛,几颗棕色的小雀斑点缀在鼻梁两边,有几分可爱。

“你是?”

“哎呀,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陈念安啊,我俩高中一个班的,你就坐我后面。”

“陈念安……”

秦瀚沉吟片刻,记忆从刀山火海飞回青涩时光。

当时他前面的女生梳着丸子头,脸上常年戴着大框眼睛。偶尔给他讲题扶眼镜的时候,都会露出几颗被隐藏的小雀斑。

“我想起来了,可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记得陈念安考上了重点大学,难道不该在大城市发展吗?

陈念安笑道:“我大学毕业后考了特岗,得先在乡村学校实习三年,今天刚好去报到,没想到这么巧能碰上老同学!你是当兵了吗?”

“嗯,我学习不好,但力气还挺大的,不当兵屈才。”

陈念安笑得花枝乱颤,看样子还有很多话题要聊,但终点已经到了。

秦瀚在她伸手拿头上皮箱的时候,惊觉当年那个皮包骨头的小姑娘竟已变成了前凸后翘的大美女。

“看什么呢?还不帮把手。”

陈念安嗔了他一眼,脸颊通红。

“抱歉……”

秦瀚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利落的把她的箱子拎出来。

陈念安看了眼他胳膊上蓬勃隆起的肌肉,慌忙低下头,脸色又红了几分。

下了车,道路两边是湛绿的稻田,给丈夫送饭的妇女们聚在村口的榆树下闲聊。看到迎面走过的两个人,她们的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

“哎呦,这是谁啊?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好像是老秦家那小子?”

“还真是啊,他离家也有七年了吧?赶在现在回家是不是因为那件事?”

“嘘——小声点!当心让人家听到!”

秦瀚停下脚步,看着几个眼神闪躲的人,微微一笑。

“英子婶,您说什么不让我听到啊?”

被点名的妇女干笑道:“哪有,我们在夸你呢。”说着又看向旁边不明所以的陈念安:“这是你对象啊?长得真俊!”

陈念安慌忙摆手否认:“不是!您误会了,我们就是刚巧碰上……”

“哎呦,我看这姑娘挺好的,你俩站在一块多配啊。”

秦瀚微微皱眉,道:“英子婶还是别说这样的话了,我们就是老同学。”

这些妇女们的嘴堪比刀枪,他不能让陈念安一个清白姑娘被乱扣名声。

“好好好,我绝对不说了。”

妇女被秦瀚忽然沉下来的气势吓到,连连起誓。

秦瀚抬手摘了把最嫩的榆树钱给陈念安。

“尝尝,这是完全无公害的。”

“这不是树叶吗?”

“能吃的。”秦瀚说着把几片榆树钱塞进嘴里。

陈念安学着他的样子尝了尝。

“居然是甜的!待会儿我找老乡要个筐来摘。”

秦瀚低笑:“那可不行,这两老榆树是我们村的命脉,撸光了你就大祸临头了。”

陈念安张着小嘴,显然吓得不轻。

过去了这么多年,她还像当初一样单纯啊,秦瀚感叹。

他把人送到学校的宿舍门口,就告了别。

以后见面的机会有很多,而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刚才几个妇女的话。

听她们的意思,家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到了家门口,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哭声。

是他妹妹秦溪的。

“妈,他这么诋毁我,我以后还怎么出门啊……”

“别哭了孩子,等你哥回来就好了。”

“可是……”

秦溪说到一半,家里的木门忽然被用力推开,露出背后的高大的身影。

“哥?”

“儿子?”

母女两人异口同声道。

“妈,小溪,我回来了!”

秦瀚大步走过去,同时抱住母女两人。

“哥,你在部队怎么样啊?怎么这么久都没有跟家里联系?我们都以为……”

“行了小溪,你哥回来就好。”

秦母看出了秦瀚并不想谈这个话题,忙制止女儿。

其实她也不知道儿子这些年当的是什么兵,他在一年前的信件里直说他执行的都是秘密任务。

秦瀚道:“先别说我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谁把我这么漂亮的妹子惹哭了?”

秦母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了一遍。

秦溪年前跟村支书王德海的儿子定了亲,两人关系不错,王旭会说话,会哄人,秦溪对他也有好感。

然而,昨天下午秦溪去给王旭送饭的时候,发现他在苞米地里跟徐会计的女儿卿卿我我,他说之所以对秦溪好是因为她长得还算好看,他就随便玩玩。

秦溪一气之下把篮子里的饭都倒在两人身上。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吹了,没想到王旭反咬一口,在村里散播谣言,说秦溪跟别的男子不清不楚。

“现在全村的人都在说这件事,我真的没法见人了……”

秦溪说着又流出眼泪。

秦母道:“不止这样,王德江还取消了咱家的贫困户,收回了咱们名下的三亩地。我们去镇上告状,他们互相踢皮球。你也知道,王德海有个在省里当官儿的亲戚。”

“不过是狗仗人势,你们不用怕,我回来了,谁也别想欺负你们。”

秦瀚心疼母亲和妹妹,也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回来。

他父亲在他九岁时就没了,母亲和妹妹是他最牵挂的人,那些蛇鼠虫蚁居然敢把主意打到他家头上来,当真活腻了!

安抚好母女两人,秦瀚才有功夫打量这个七年未见的家。

房子还是他走时的土房,上面露出参差不齐的稻草,低矮的枪头便是三岁小孩都能跨过来,与周围宽敞明亮的达瓦房仿佛不是一个世界。

“呵!秦溪现在胆子大了啊,敢把野男人直接领到家里来!”

艾璐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