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能救他

电话里除了林琳的声音,还有不少破骂声和叫嚷声,可想而知现场到底有多混乱。

令苏辰诧异的是,碰到这种事情冷燕竟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

“保护好我父母,告诉他们苟步河已经找到了,明天工资就会陆续到账。”冷燕冷静的道,林琳虽然平时不着调,但有一定的身手,而且人已经找到了,那些工人也不会太过分。

林琳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置信。

苏辰竟然真的凭借生辰八字就找到了苟步河。

与此同时,他已经看到两辆商务车驶入工地,高寒领着一群保安朝这里跑了过来:“冷燕姐,已经没事了,高寒带人来了。”

挂断电话,冷燕脸色并不好看。

苏辰一脸笑意:“高寒故意将消息泄露给工人,然后及时带人前去工地在你父母面前表现,这么用心良苦是对你志在必得啊!”

“哼,回去。”

苟步河换上一套西装,三人朝着停车位走去,看见苟步河这副模样,山庄里的那些客人和工作人员纷纷寒蝉若惊,这也被打得太惨了,简直连亲妈都认不出来,而且很显然,这不可能是冷燕动手打的,那就只能是这个农民工了。

冷燕开车上了高速,苏辰坐在副驾驶把玩着活血藤,看见活血藤被削下来的一小片,不由转头恶狠狠的瞪了后座的苟步河一眼,苟步河寒蝉若惊,心里嘀咕。

我就切了一小片泡水喝,至于这么小气吗?

返回需要三个小时左右,苏辰闲着无聊,于是拿出一支烟点燃,顺手还递给苟步河一支。

苟步河小心翼翼的看了冷燕一眼,矜持的拒绝了。

“要抽下去抽。”冷燕心中本来就不舒服,她的车从不载异性,现在竟然被迫载了两人,这也就算了,大不了回去之后精洗一遍,可是苏辰竟然还在她的车里抽烟,这让他无法接受。

苏辰吸了一口,烟圈吐出。

“无聊啊,要不我把烟灭了,你来陪我聊天。”苏辰笑呵呵的道。

他是真的无聊,这点路程竟然需要坐车三小时,换做他以前的修为几乎是转瞬即至。

而且自从来到地球,他发现烟草真的是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一张红票子一包那种烟抽起来是什么滋味。

想到这里,苏辰抽得更带劲了。

“把烟灭了。”冷燕再次皱眉,烟味呛得她很不舒服,苏辰无奈,只能将烟灭掉:“也不知道阿姨怎么想的,竟然要把你介绍给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小胖妞,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

冷燕本来不想回答,但觉得还是该和苏辰说清楚:“我们并不合适,所以你最好别多想。”

“我也觉得不合适。”谁曾想苏辰竟然一脸认同,特别嫌弃:“我们俩不是一路人,而且比起来,你还不如小胖妞呢?”

冷燕虽然性格冷漠,但听到这话也是险些抓狂,差点放开方向盘掐住苏辰的脖子狠狠的问一句自己怎么就不如小胖妞了。

苟步河在后面听着直竖起大拇指,冷燕这朵冷艳玫瑰不知令多少公子哥趋之若附,你这一脸嫌弃的表情是认真的吗?

没多久,冷燕将车停在服务区。

“在这里等我。”

苏辰自顾自的靠在车旁抽烟,苟步河实在忍不住,也不好意思开口,眼巴巴的看着苏辰,苏辰好笑的递了一支过去:“你最近悠着点,就你这小身板用那玩意泡水喝可能会要了你的命,我拿了你的东西欠你一个人情,有什么事可以尽管来找我。”

苟步河一愣一愣的,要不是因为冷燕的话,他还真未必将苏辰放在眼里,不过苏辰是个狠人,他现在不太敢得罪,不然可能会再挨一顿揍,于是表面上敷衍了一句。

苏辰也不在意。

就在这时,侧方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有不少人都被吸引了过去。

一名二十左右的少女坐在地上,怀中抱着一名老者,老者脸白如纸,胸口虽然剧烈起伏却是无法喘气,睁着大眼睛,瞳孔正在逐渐涣散,旁边还站着一名刚毅的年轻人,约莫三十左右,脸色急切。

“请问有医生吗?”

“我就是,我来看看。”一名五十左右的男子急忙上前,查看了一下老人的症状:“老先生这是心脏衰竭导致,我先给老先生度一口气,然后尽快将老先生送往医院。”

说完中年男子匍匐着老先生度气,可是不过三秒左右,老人突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且胸口起伏更加剧烈,涣散的瞳孔已经翻起白眼,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那刚毅的男子脸色陡然大变,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指向医生:“你在害人还是在救人。”

医生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旁边的人也被吓得往后退了一些。

面对枪,谁都有畏惧的心理,而且对方既然随身携带着枪支,显然来历不会简单。

“将枪收起来吧,这不怪他。”这时,人群中有个农民工打扮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正是苏辰,至于苟步河则是吓得魂飞天外,苏辰上去凑什么热闹,没看见别人手中有枪吗?

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你是什么人。”刚毅的男子一脸警惕的盯着苏辰,在苏辰走出的那一刻,他从苏辰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却又无形的压迫感,这种感觉,他只在寥寥几人身上感受到过。

苏辰随手指向老者:“可以救他的人。”

苟步河觉得苏辰是真的疯了,你能打不代表也能给人治病啊,而且没见那老头都快死了,鬼使神差的,苟步河竟然走了出来,一把拽着苏辰:“不好意思,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配合他那一张肿得像猪头一般的脸,这场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老者嘴中不断的有鲜血溢出,抱着老者的少女急不可耐,眼泪簌簌下掉:“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爷爷。”

苏辰甩开苟步河的手:“我说了,我能救他。”

“我凭什么相信你。”刚毅男人额头上不断的冷汗掉落,因为面对这个男人,这种无形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只是这个男人一副农民工的打扮,嘴上还叼着一支烟,裤腿更是卷到膝盖,怎么都无法和能救人联想到一块。

苏辰上前一步,刚毅男子瞳孔一缩,枪口指着苏辰:“站住。”

“算了,我们走吧。”苏辰摇了摇头。

“大哥哥,你真的能救我爷爷吗?”这时,那少女泪眼婆娑的看向苏辰,虽然她也不愿相信,可是现在根本没有选择。

晓言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