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用行如此大礼

“啵!”

似乎是为了更真实一些,冷燕凑过来在苏辰脸上亲了一口。

哎妈,这大米也太香了,不过有些人,就是欠收拾。

/*-+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高寒肩膀上,高寒顿时感觉肩膀仿佛炸开了一般,而苏辰淡淡的声音随之响起:“高总是吧,你有没有想过,冷燕选择我也不选择你,那岂不是说你连垃圾都不如?”0

“你敢骂我是垃圾。”高寒勃然大怒。

“果然聪明人就是不一样,比如有自知之明这一点。”苏辰笑容灿烂,手上也是越发用力。

“咚。”

高寒直接跪了下来。

苏辰一脸惊讶:“高总,您也太客气了,虽然我让你看清自己,但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啊!”

“小畜生,我要你的命。”高寒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此时所有的工人们都已经将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苏辰竟然当众让他出了这么大的丑,他正想让保安收拾苏辰的时候,苏辰却是看着他,瞳孔深邃,语气平淡:“你,想死?”

短短的三个字,却是让高寒浑身一颤,如坠冰窖。

这个男人的眼神,为什么会这么可怕,仿佛自己只要开口叫人,下一刻就会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一般。

良久,高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小子,我记住你了!”

苏辰耸肩,根本不在意:“媳妇,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我有事先走了,明天再来上班。”

冷燕虽然气得牙痒痒,但也不好在此刻表现出来,淡淡的点了点头。

离开工地后,苏辰用所剩不多的钱开了一个宾馆,然后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的衣服。

前来宾馆的时候,苏辰就已经找了一家药房将活血藤研磨成粉,倒了一杯热水,撒入一些活血藤粉末之后,水的颜色很快变成了鲜红色,苏辰将其一口饮下,脸色顿时就变了,在宾馆里面暴跳如雷。

“我擦擦擦,烫烫烫!”

刚开始只是烫喉咙,紧接着浑身开始燥热起来,苏辰知晓是药力上来了,连忙盘膝坐下。

至于所修炼的功法,这一年时间苏辰早就已经选好,在地球这种能量枯竭的地方,混沌归元诀是最适合修炼的,这功法也是苏辰偶然在一秘境所得,此功夫修炼至至臻境界可身化混沌,在修炼的时候更是能吸纳这世间所有能量。

氧气,氮气,水蒸气,二氧化碳,甚至就算是个屁,苏辰也能将其收纳修炼。

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万万不会干的。

当初他就颇为意动,只是当时他的修为已经接近战神,想要修炼混沌归元诀就必须废去一身修为,当时他仇家众多自然不敢尝试,却是没想到降临地球修为全失,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

“当初你们担心我突破战神之境后凌驾你们之上,于我突破之际偷袭我,我既还活着,这笔账,迟早要你们血债血偿。”苏辰内心一声爆吼,活血藤的药性在他运转混沌归元诀的时候尽数被身体吸收,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更是朝苏辰疯狂用来。

瞬息间的功夫,这里直接成为了真空地带。

“卧槽!”

苏辰隔壁房间,一个男人突然冲了出来,跑出老远之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奇了怪了,怎么好好的突然缺氧了!”

也幸亏现在是中午,宾馆的入住率不高,不然恐怕会造成不小的轰动。

时间很快过去。

清晨,苏辰睁开眼,眼中爆发出一束神光,转瞬即逝,与此同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苏辰皱了皱眉,接憧而来的是狂喜,他早知自己的锻体不够纯粹,但修为越高越是难重新淬体,如今从头再来,他体内的杂质已经完全被排除,隐隐甚至有一种肉身如玉的既视感。

“轰!”

苏辰拳头紧握,空气瞬间炸裂。

“原来如此。”苏辰喃喃自语,他原本的修为本身就是战神之境,虽然跌落一空,但资源还在,现在他直接便跨过了炼皮,锻骨,造血,直接达到了第四重境界,这种速度快得连苏辰都惊讶不已。

归其功劳,还是活血藤。

活血藤得自苟步河,如此算来,苟步河有天大之功。

地球也有练武之人存在,这是不可否认的,苏辰不由想到昨日在服务区的那名老者。

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比起地球的武者如何。

有机会,真想见识一番。

简单冲洗一番,因为衣物上也沾了不少污垢之物,苏辰虽然没有带多余的衣物,不过这对他并没有影响,将湿漉漉的衣物套在身上,蒸汽肉眼可见的冒出,很快衣服就干了,苏辰退了房离开宾馆,发现才凌晨六点。

工地八点上班。

找了一个公园,苏辰打了一套拳法,只觉得痛快淋漓,同时,他也感到了饥肠辘辘,公园门口就有一家包子店,包子的香味远远的飘了过来,苏辰一口气买了十个肉包子,端着一杯豆浆重新返回公园。

毕竟公园内有长凳可以休息。

“追,千万不要让她跑了,不然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男人急切凶狠的声音在苏辰背后响起,一抹靓影紧贴着苏辰狼狈的跑进了公园,无巧不巧的刚好碰到苏辰,苏辰正在啃着包子,突如其来被撞了一下,还没吃完的几个包子顿时掉在了地上,苏辰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这狼狈的靓影。

“撞了人不道歉我无所谓,但撞掉了我的包子,总得赔钱吧。”

“放开!”被苏辰抓住的是个女人,年纪不过三十,紧身皮衣将她的身材曲线勾勒,一头红发随风飘舞,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人身上有不少伤口,明显是被利器所伤,鲜血正不断渗出。

她沉声喝了一句,膝盖猛然抬起朝着苏辰某处撞击而去。

“嘶。”

苏辰倒吸一口凉气,双腿夹裆,女人的脚难以再动分毫。

“女人,你惹怒我了。”苏辰捏着女人的下巴:“不知道最近猪肉很贵吗?肉包三块一个,赶紧赔钱。”

至于其它的,苏辰可以不计较,毕竟这女人伤不了他。

丁红眼见敌人越追越近,眼神一片黯然。

完了!

晓言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