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记得别摘下来

苏辰本想拒绝。

可转念一想,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对方随身带着保镖,并且配有枪支,开的车也不差,应该是有钱的主。

“我现在没时间,要给朋友过生日。”

“那等您给朋友过完生日,我来接您?”邓军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

挂断电话,苏辰这才想起,他不知道冷燕家住在哪里。

这时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我是冷燕,听工人说你六点就下班了,你在哪,我来接你。”

“不用,你给我发位置,我自己过去吧!”

“好,那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苏辰看了一下冷燕发过来的位置,距离两公里,苏辰所幸走路前往,毕竟这点路程花十块钱打车着实不划算。

而结果就是冷燕和林琳在小区门口等了苏辰足足二十分钟。

两人看到苏辰优哉游哉的走路前来的时候,林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人怎么回事,不知道打车吗?不知道现在晚上天气很冷!”

“不好意思,没考虑到。”苏辰一脸歉意。

“没事,我们进去吧。”冷燕的声音很淡漠,而且还透露着烦躁。

“苏辰,高寒也来了,还带着保镖,你尽量不要得罪他。”苏辰跟在两女身后,冷燕小声的提醒了苏辰一句,今天毕竟是她的生日,高寒虽然带着保镖,但应该不至于当着她的面对苏辰出手。

“哦。”苏辰一脸淡然,完全没有当回事。

很快,三人来到冷燕家,门口站着四个保镖,戴着墨镜一副冷酷的模样。

进入客厅,客厅一共有五人。

冷燕的父母,高寒,还有一个一百六左右的小胖妞,当初苏辰远远见过,单手开宝马的样子特别潇洒。

小胖妞身边坐着一个绿毛,耳朵上打满了耳钉,穿着更是异常另类。

张美看到苏辰立马迎了上来,笑呵呵的招呼:“小辰来了,就等你开饭了!”

“一个工人架子到是挺大,竟然还要寿星和所有人等你。”高寒站了起来,明显是故意给苏辰难堪。

“故意端着呗。”那绿毛开口了,一副瞧不上苏辰的模样:“我听说你在工地上做推砂浆的工作,燕姐怎么说也是你的上司,你来这么晚竟然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

“什么素质。”高寒满意的看了绿毛一眼,顿时让绿毛受宠若惊,绿毛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按我看就不该请这种人。”

苏辰一脸‘疑惑’:“冷燕,这猪头谁啊?”

冷燕头疼不已,刚才还提醒苏辰不要得罪苏辰,苏辰倒好,开口就这么不客气。

高寒嘴角抽搐,他这副模样全拜苏辰所赐,他深吸一口气:“今天是燕儿的生日,我给燕儿面子不和你计较!”

“寒哥,犯不着生气,不要因为这种人拉低了我们的身份。”绿毛笑呵呵的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龙,是冷香的男朋友,江湖朋友送了我一个小飞龙的外号!”

苏辰压根就没搭理他,笑眯眯的对张美道:“阿姨,您肩膀现在还有酸痛的毛病吗?”

“你帮我揉了几次,已经好很多了。”张美回答道,有些无奈。

她打心眼里不喜欢高寒和张龙,可是一个是大女儿的上司,一个是小女儿的男朋友,小女儿最不服管教,就喜欢结交一群社会上的人物,对此她是一点办法没有。

“等会儿吃完饭我再给你揉揉,这个毛病应该就能彻底消除了。”苏辰笑着说道。

他已经恢复了些许修为,解决这种问题简直小菜一碟。

至于张龙,此刻脸色阴沉无比,因为从头到尾,他都被苏辰彻底的无视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男朋友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冷香,也就是小胖妞顿时不乐意了,站起来叉着腰愤愤的对苏辰吼道。

“行了,少说两句。”冷燕终于开口了:“小香,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冷香似乎有些畏惧冷燕,哼了一声没在说什么,自顾自的朝饭桌走去,绿毛瞪了苏辰一眼连忙跟上,冷燕的父亲冷洪昌一直坐在一旁抽闷烟,眉头始终皱着,似乎是有什么心事,此时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朝饭桌走去:“先吃饭吧!”

一家之主都开口了,众人自然不会再说什么,纷纷上桌。

关于冷洪昌,苏辰到是在张美那里听说了一些,年轻的时候是个大包工头,手下领着接近百名工人,后来有工人出了事故要求冷洪昌赔偿,开口漫天要价,冷洪昌自然不愿意,被愤怒的工人打断了腿,从此落下了一瘸一拐的毛病。

饭桌上,众人纷纷举起杯子。

一巡过后,高寒拿出一个精致的饰品盒,打开后一条项链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条紫色的圆形钻石项链,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方形纯银吊坠挂着,散发着一种纯洁的光芒,晶莹剔透的颜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高寒托起项链,深情款款的看着冷燕:“燕儿,这是我专门从国外请著名设计师为你打造的项链,生日快乐!”

“这项链一看就价值不菲,光是这紫色的钻石就得不少钱吧。”张龙惊叹不已,盒子里面还有鉴定证书和发票,张龙拿起发票顿时目瞪口呆:“个、十、百,我没看错吧,三百多万!”

高寒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淡淡的摆手:“都是小钱,只要燕儿喜欢就值得了!”

“姐,你也太幸福了吧,要是我男朋友送我这么名贵的项链,我恨不得立马嫁给他。”冷香一脸羡慕,说完瞅了张龙一眼,张龙一脸讪讪,他哪有钱!

“你叫苏辰是吧,你看看人家高总,你给我姐过生日,不会是空手来的吧!”冷香这时看向苏辰,满脸鄙夷。

她实在搞不清楚姐姐过生日为什么还要请一个底层的农民工!

“当然有。”苏辰淡淡一笑,从包里将项链取出,项链很普通,甚至连个包装盒都没有。

“噗。”张龙顿时就笑了:“这不会是地摊货吧,花了多少钱!”

“八十!”苏辰语出惊人:“不对,应该是一百六!”

毕竟项链花了八十,后来的坠子又花了八十。

他将项链递给冷燕:“生日快乐,记得戴着就别摘下来了!”

晓言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