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是在救他

“轰轰轰!”

大卡车引擎的声音响彻工地,工人们也被吸引过来,头车停下后,只见一名约莫三十左右的年轻男人从驾驶室跳下,急忙跑到苏辰面前。

“苏先生,我没来晚吧!”

来人正是杜剑。

昨天苏辰刚走不久,杜剑就想起了冷燕是什么人。

南海一号工地施工总经理,只是冷燕好像得罪了上司高寒,高寒放出话来不允许南海任何一家建材公司与冷燕合作。

杜剑只是刚将市场打入南海,这次合作的确能够让他在南海站稳跟脚,可若是因为这次合作得罪了高寒,他不仅捞不到一点好处,很可能还会面临高寒疯狂的打击报复。

毕竟选择和冷燕合作就等于是当众打了高寒的脸。

可联想到苏辰的手段,挥手间就治好了他老婆的绝症,这个恩情杜剑不得不还,甚至杜剑觉得,此次就算和冷燕合作导致倾家荡产,那也值得。

如果非要在财产和老婆中二选一的话,杜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老婆张静。

于是在接到苏辰的电话后,杜剑连夜返回总公司,为了加快装货的速度他亲自上阵,随后领着车队亲自将这批建材押运到南海一号工地。

“不晚。”苏辰点头:“辛苦了!”

高寒眼神阴鹜的盯着杜剑,他已经在外面放话竟然还有人敢和冷燕合作,简直不知死活。

只是现在事情已成定局,想到这里,高寒悄悄的往后退去。

“高总。”苏辰不知道什么时候拦在高寒面前,高寒被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苏辰笑意盈盈:“高总,该履行赌约了。”

此时工人们都在,高寒又怎会让这些人看笑话,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苏辰:“今天我认栽,苏辰,做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

“不好意思,我这人就喜欢做事不留余地。”苏辰冷笑一声,如果他追回苟步河的第二天高寒不找借口扣下他的工资,其实根本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

现在才知道认栽,晚了。

“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这么做是折了我高家所有人的面子,高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高寒试图以高家的威望劝退苏辰。

但他注定失望。

“高家,很强?”苏辰不屑一顾,想他东辰战神称霸一方地域,不知多少豪强对他俯首臣称,一个小小的地球高家,苏辰还真没放在眼里。

莫说高家,纵然是比高家强大百倍乃至千倍的家族,都不配进入苏辰法眼。

只是来到地球之后,苏辰为了赚钱购买药材修炼,而且地球相对他原本的世界来说充满了和平,根本没有那么多生死危机,一年时间到是让苏辰的性格变得随性了许多。

但这不代表有人可以忤逆和东辰战神的赌约!

“给你两个选择,履行赌约,或者,死。”

高寒瞳孔猛缩,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他甚至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在这一刻,高寒更是觉得后背一片冰凉。

苏辰的眼神将高寒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睥睨!

看他,如同蝼蚁一般。

这种眼神高寒也有,因为在他眼中,那些平凡普通的工人,又何尝不是蝼蚁一般随意揉捏。

这一刻,他怕了!

畏惧如虎。

“爸爸,我错了。”高寒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就仿佛声音只要小了一些小命就会不保一般。

高寒突然嚎了这么一嗓子,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引了过来。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不过这些工人却是不敢议论,毕竟他们可没有苏辰那么大的本事,得罪了高寒之后还能安然无恙,而且还能让高寒放弃颜面的大喊一声。

爸爸。

“滚吧。”苏辰一脸厌恶的挥手:“就你,连做我子嗣都没有资格。”

高寒一脸憋屈,突然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随后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狼狈的离开了工地。

这件事很快就成为了工人们的饭后谈资。

“苏辰,你不该这么做的,你若只是针对高寒一人,或许以你的本事高寒奈何不了你,可你当众折了高家的面子,高家不会坐视不管的。”冷燕神色复杂的看着苏辰。

“老婆,你这是担心我?”苏辰嘿嘿一笑:“放心吧,区区一个高家罢了,何况我若是连高家都解决不了,又如何替你挡住冷家。”

“谁,谁担心你了!”被苏辰当众这么一叫,冷燕顿时面红耳赤,而且早上她从苏辰的宿舍出来还被工人撞见了,恐怕很快这件事就会传遍工地。

“我就喜欢你这种欲拒还迎的样子。”苏辰哈哈大笑。

“你……”冷燕被气得半饷说不上话。

“对了,你刚才特地提醒高寒关于苟步河的事情,苟步河一旦将高寒抖露出来,公司董事会那边高寒必然无法交代,所以以高寒的个性,他肯定不会放过苟步河,你这不是明显在坑害苟步河吗?”

苏辰在山庄找到苟步河的时候拿了苟步河的东西,当时说欠苟步河一个人情。

可如今不管怎么看,苏辰好像就是公报私仇。

“我是在救他,很快你就会明白了。”苏辰道:“杜剑,接下来关于合作的事情你和我老婆谈,我有事先走一步,老婆记得给我批假。”

“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这一句,自然是对杜剑说的。

他虽然对杜剑有恩,可已经取了报酬,算是两清。

杜剑冒着得罪高寒的风险依旧为他送来建材,这个情,他承了。

这时,一辆黑色路虎进入工地,邓军从车上走下,就在车旁静静的等待着,待苏辰走到车旁,邓军亲自给苏辰打开车门,随后才驾车绝尘而去。

“冷总,您先生究竟是什么人。”杜剑看呆了,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看得真切,这路虎挂的是军方车牌。

究竟是什么身份才有这份待遇。

难怪高家的二少爷也栽在苏辰手中。

杜剑刚一回头,就见冷燕眼神诡异的看着他,这种眼神让他心底发毛,杜剑心中一惊,忍不住问道:“冷总,是不是我问了不该问的事!”

晓言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