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阴谋?

老宗主上来想帮着林峰选几门上好的身法,看到林峰看着残本的逍遥九天正看得入神,笑道:“林峰,这门身法的确不凡,现在的你完全够用,只是缺了后半部分,有些可惜。”

林峰点头道:“现在适合我就先用着,过了族内大比再换。”

“好,挑完身法还回去森林修炼?”

“不了,我回林家准备大比吧。太久没见到母亲,有些担心了。”

“切记,千万不能显露出你的混元罡气!”

林峰称是,心中带着疑惑离开了天玄宗。

林峰没走山门大道,特意由小道绕出天玄宗,离开天玄宗后没多久,一道身影速度极快追了上来。

林峰反应过来后,地仙八重的修为爆发,警惕地看着那道身影。

那道身影接近林峰后,他才看出来人竟然是沈风!

“宗主?”

沈风表情不善,沉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

林峰警惕地看着他,不挪动脚步。

“老家伙带你去见灵兽尊者了?尊者让你小心老家伙?”

林峰大惊道:“你怎么知道?”

沈风冷笑道:“我也是这么过来的。”

“老家伙被我逼退宗主的位子后,背地里和魔宗有所勾结。一直想着反扑。”

“灵兽尊者太相信人类,被老家伙利用了。所以才让你小心他。”

林峰皱眉,冷冷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要杀我全家的人的话?”

沈风一愣,哈哈大笑着揭开脸上的皮制面具。

“你看,其实我脸上的伤早就好了。我妻儿也是按照我的嘱咐,做戏给老家伙看的。”

林峰心中没有动摇,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里真的不是说话的地方,眼线太多。”

林峰跟着沈风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满是敌意地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沈风打了个呵欠,伸个懒腰笑道:“老是绷着个脸,装模作样的,累死了。”

“别对我这么大敌意,虽然我利用了你。你可帮了我大忙!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当众揭穿这个老家伙的阴暗的一面了!”

林峰仍然充满敌意地看着沈风,捏响手指关节警惕道:“我可不是来听你污蔑别人的!”

沈风释放修为,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四周环顾了一下,确认没什么人在。

“老家伙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走吧,去找灵兽尊者。”

林峰退后几步,出了隔音结界的范围,身法施展也不说话,直勾勾往反方向奔逃。

两边景色匆匆而过,掀起一道土龙尾随着林峰。恰好带动了风,林峰便跟在风尾借力而行。

速度极快!那道土龙随着林峰奔逃出的距离,愈滚愈大,很是壮观。

砰!正面撞上一个物体,极大的冲击力掀翻林峰,使他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而后跌倒在地。

林峰稳住身形,爬起来,神情痛苦地摸了摸自己额头,刚才那一下撞得林峰深疼。

沈风啧了一声,伸出右手不耐烦地提起林峰染了尘土的衣领,神情不耐地说道:“非要我拿武力压你?好好说话不行?”

林峰两手抓着沈风的手,用力想挣开他揪着衣领不放的手,挣扎不开,姿势极为难看的半跪在尘地上,丹青布袍被尘脏的像是破烂,脸色极为难看,愤怒道:“沈风!你不怕老宗主吗?敢在这里杀我?”

沈风揪着林峰的衣领,修为爆发直达虚神二境,气势将林峰笼罩,让林峰有种窒息感。

而后将他整个人提到空中,右手直伸出去,紧了紧林峰的衣领,神情有些生气,喝问道:“你能不能好好地听我说完?”

“先放我下来!”林峰在半空中挣扎着,语气极其不善。

沈风缓缓地从空中下降,叹息一声道:“看来是我的演技太好了,这样子也许就能骗到那老家伙了。”

衣领卡着林峰脖子很久,落地之后,他松开衣领呼呼地喘着粗气,拍掉身上的泥土,面带怒气地盯着沈风,愤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沈风无奈地摊开双手,叹气道:“如果你好好配合,我会用暴力解决吗?”

紧接着,他凑近林峰耳边,严肃地低声说了几句,而后递给林峰一封信。

林峰的脸色由震惊变成不信,最后转变成沉默不语。

隔音结界还在,结界边缘泛着淡蓝色的光芒,光圈围着两人。

沈风无聊地踢起一块石头,将石头踢出结界外,石头穿过结界,激起数道浅蓝色涟漪。

他终于是耐不住林峰的沉默了,不耐烦道:“你要是不信,咱们现在去找灵兽尊者对质。”

林峰愣了一会儿,身躯有些僵硬,眼眶有些发红,他想起沈风刚刚的耳语,口中喃喃道:“不可能......老前辈不是这种人......”

沈风再次冷静下来,耐着性子道:“你不信我,也要信你的父亲!你父亲可还没有死!”

“这的确是我父亲的字迹,只是我该怎么相信你?万一这是你胁迫我父亲,我父亲不得不写的呢?”林峰声音颤抖,忍着泪水道。

沈风闻言,一股怒气爆发,身躯颤抖,伸出右手食指,指着林峰,鼻子瓮动道:“你!我与你父亲林文天是生死至交!不然我会派遣这样的任务给他?至于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我不管你了!”

说罢,身形一闪,卷起一道风直飞而起,冲天而去了。

林峰愣在原地,掏出沈风递给自己的密信,信里的字迹的确是自己父亲亲手写下的,但一想到某种可能,他的心就开始狂跳,或者说他在下意识逃避这个事情的真相。

冰冷的冬天,寒风拂拂吹来,一阵一阵地扬起地上尘土,将呆愣在原地的林峰装饰成了一个黄土人,他有些心塞,却不知道如何释放这股令他憋屈无比的心情。

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下巴两边的咬肌不断颤动着,两行泪水冲刷干净脸上的尘土,形成两道泪痕,抬起双手抹去泪痕,痛苦地哭诉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扫地仙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