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不打女人

徐风华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讥讽你顾北只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司机而已。一个司机妄想着丑小鸭成为白天鹅这是不可能的,现在,你就连大门都进不去。

“没关系,既然进不去,那就不进去了。”顾北笑嘻嘻的对着许凝梦说:“柠檬,咱们不如回家吧?”

此时局面完全被顾北操控,许凝梦就算想要做些什么,也怕打扰了他的思路,只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徐风华一下就慌了,他原本是想着顾北死鸭子嘴硬的和自己对线,结果这家伙倒好,直接选择退游戏不和你玩了。

这要是在游戏中,那胜利的一方就是徐风华了,可这不是游戏,这是现实。现实里就是顾北不和他玩,那他徐风华就是彻头彻尾输的一方。

顾北要是走了,他所有的布局不就全都没了?

“来都来了,还回去干什么?”徐风华说:“进去吧,一群人等着呢。”

“我只是个司机,就不进去了。”顾北坚持道。

“进去吧。”徐风华说。

顾北摇头:“不了不了。”

许凝梦在一旁想着顾北之前说让徐风华求他进去的这番话这么快就实现了,心里只觉得好笑。

徐风华额头青筋直爆,可又无可奈何,只能假装笑的很诚恳:“没事的,你看,我这不都是亲自来接你了,总不能不给我面子吧?”

“你是哪位,我凭什么给你面子?”顾北反问。

“我是徐风华,就连这里的老板都得给我几分面子。”徐风华已经有了怒意。

顾北哦了一声,说:“你是徐风华啊。”

徐风华微微一笑,已经忍到了极限。

“凝梦,你看,就连徐风华都来请我们进去了,你说这个面子我给不给,进还是不进?”顾北问。

许凝梦憋着笑,干咳一声,说:“看你咯。”

“那我们还是进吧。”

说完,顾北一手牵住许凝梦的手大踏步的走进了会所。

身后的徐风华原本堆着的笑脸顿时不见,阴鹫的眼神死死盯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没有吭声。

走进会所,两人被带进了一个宴厅内。

宴厅很大,欧式风格,天花板上吊着价值百万的水晶吊灯,数不尽的奢靡。

数十个男男女女身穿名贵西服或晚礼服,三五成群的站在一块争芳斗艳,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输人一头,努力的彰显着自己的家世或者是财富。

这里就是明海上流社会的缩影,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没有几千万的资本甚至连酒杯都不敢端起来。只有那些身价上亿的人才可以从容的端杯,和旁人谈笑风生的交谈。

若是这种圈子里来了个陌生人,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打听到他的身份背景,才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要是是个有钱人,那就攀谈。可要是是个连自己都不如的人,那就只会报以冷漠的微笑和冷眼。

“哟,好多吃的。”顾北一进门,眼睛立刻无视掉了那些莺莺燕燕,直勾勾的盯上了餐桌上的各色吃食。

一般在这种酒会上,食物都不会短缺,而且各色各味俱全。但能来这里的人,都不会去吃,倒不是看不上这些食物,而是为了让自己不出丑,所以都会提前吃好,来这里之后,只需要故作风雅的喝酒聊天就行。

来之前许凝梦也只是喝了点咖啡,并没有吃什么东西,看着这么多香喷喷的食物早就饿了,但为了风度,只能假装自己不饿。

“吃不吃?”顾北已经迫不及待,恨不得百米冲刺到跟前开始狼吞虎咽。

“你吃吧。”许凝梦微笑着摇头,她不怀疑顾北会不顾形象的一通乱吃,反正她也已经开始习惯这个家伙的不按常理出牌了。

“成。”

顾北立刻小跑到跟前,拿起一个精致食碟和一把小叉子。

“怎么还故作风雅了?”许凝梦心中好奇,难不成这顾北也知道要面子了?

只不过下一幕,许凝梦立刻无语了。

只见顾北走到一份烧鹅跟前,一叉子叉在烧鹅腿上,轻轻撕开放在食碟上后,端起那份除了他就没人动过的巨大烧鹅盘,放下被撕下来的烧鹅腿,然后开始独自享用那份巨大的烧鹅。

而且还是直接上手,连个手套都不戴。

许凝梦看到这一幕,不禁摇头感叹,特么的,自己还是太年轻啊。

“恩,真香啊,吃不吃,还有一只烧鹅腿留给你?”顾北吃的满嘴流油,大半只烧鹅立刻被他吞入腹中,这个过程就没有超过一分钟。

“额,不了不了。”许凝梦连忙摆手,虽然看着他吃的挺香的,可是终归不太好意思,只好喝了点酒水果腹。

“真浪费,这么多好东西都不吃,幸亏我来了,不然都得浪费了。”

顾北说完,大义凌然的走向了下一个食物。

“哟,凝梦,这是你男朋友?”

一旁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转头一看,就见有三人走了过来,两男一女,说话的这个女人穿着一袭黑裙,身材苗条婀娜,样貌比起一线明星也差不到哪去,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廉价味道。

“张洁。”许凝梦一见来人就暗觉不好。

她和张洁也算是老相识了,张洁的家世没有她好,但也不算太差,从小到大就喜欢和她比较。无论是吃的还是穿的,甚至是用的,都会拿来比较。

但凡有一点胜过了自己,都会高兴窃喜然后满天下的宣传。

“哟哟哟,看看你这男朋友,这吃相,真有趣啊。”张洁嘴上笑着夸着,眼神里却满是嫌弃和鄙夷。

“我倒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上见到这种吃相的人啊,你是多久没吃饭了,饿死鬼投胎?”一旁男人哈哈笑道。

另一人则是笑着说:“哎,你这话就说错了,怎么能叫饿死鬼投胎呢。他这明显是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激动的不能克制啊。哥们,慢点吃,别噎着,想吃后厨还有好多,你吃不完的。”

顾北呵呵一笑,也不在乎。

许凝梦心中生气,可人家说的又是事实,干脆冷着脸说:“你慢慢吃,我上个洗手间。”

说完,转身就走。

等着许凝梦离开,这三人脸上的笑容更放肆了,不是和善,而是讥讽。

“听说你是个司机?怎么,野鸡也想当凤凰?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凝梦又是什么人。”张洁说。

“司机杀了你亲爹了?”顾北反问。

“你……”张洁气急,对着一旁的男人撒娇:“王哥,他骂我。”

一旁的男人名叫王浩,是徐风华的狗腿子,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让顾北出丑,最好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原本还想着找个什么理由教训教训他,结果这会倒好,人家自己主动送上门来了,这可把他心里给乐开了花。

“小子,你很狂嘛。”王浩走上前怒道。

顾北吐出嘴里的骨头,扫了几眼,问:“怎么,徐风华就把你们这三个杂碎丢出来和我玩?”

“你他妈嘴上给我干净一点,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另一个男人当即怒道。

“你弄不死我咋办?”顾北哼笑一声,反问:“我弄死你?”

“你算什么东西……”

男人话音未落,顾北就已经被手里的盘子朝他丢了过去,嘭的一声闷响,盘子上的油腻以及那些碎骨全都砸在他的身上。

雪白的衬衫上沾满了油渍,看着狼狈不堪。

顾北惊叹道:“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呀。”

“你找死。”

男人愤怒的大喊一声,然后朝着顾北一脚踹了过来。

“你找死。”

顾北同样三字回应,相较于男人的愤怒,他就要轻松写意许多,也跟着抬脚,和男人的脚直接撞了在一块。

咔嚓!

刹那间,男人只觉得自己的脚好似踢到了一块铁板上,根本不等他有多余的反应,自己的腿就断成了两节,断开的那一截立刻朝着反方向‘甩’去,看着万分怪异。

“你还敢还手。”

王浩见兄弟被打,立刻跟着上前,想要帮忙,却比顾北一个转身,不知怎的,他的脖子就被顾北的手死死的掐住了。

“呀,你的脖子怎么到我的手心来了?”顾北故作惊疑。

张洁见此,立刻拿着自己的小包朝着顾北的身体砸了过去,同时喊道:“你给我把手松开,你这个臭司机,你这个垃圾,松开手。”

顾北期间一直没动,只是掐着王浩的脖子,眼睛死死的盯着他,那眼神仿佛是在质问:“朋友,你害怕死亡吗?”

王浩也没敢动,他又不傻,顾北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他爆表,要是再硬来他的下场恐怕不会好到哪去。

“让她停手,我不打女人。”顾北说。

王浩低声说:“张洁,别动手了,去叫徐哥。”

也不知道张洁是真的不怕顾北,还是听到了他那句不打女人,动作反而更嚣张了,见小包没有什么杀伤力,立刻丢掉小包,冲上前照着顾北的脸一巴掌扇了过去。

顾北没躲,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脸上,啪的一声,无比的清脆。

张洁更是嚣张的笑道:“你就是个垃圾,赶快把手松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于是顾北松开了手。

“呵,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张洁见他听话,更得意了,指着他的脸说:“把脸伸过来,让我出出气。”

顾北笑了,笑的开心至极。

“我的确是说过,我不打女人。但是呢,我没说过,我不打贱人。”

说到这,顾北反手一巴掌甩到了张洁的脸上。

忘记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