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摊上大事了!

本来已经都快失去意识的疯牛,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物件。只一个刹那,猛地站立起来,也不顾是何狼狈,就算口齿利索,血水喷溅,也第一时间下了命令。

“给我砍了他的手!”

什么?

在场的人却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相信的事情一样。

凤姐一干人揉了揉耳朵,疑惑不解,威少苍白的脸再无半点血色,疯牛的怒吼直接将他的三魂七魄都吓走了。

这样的大反转,不论是谁都接受不了。

疯牛眼眶欲裂,大口的血水喷了出来,“给我砍了他的手!是不是要我动手啊!”

再次确认之后,没有人怀疑了,一个手持冷冽大砍刀的人猛地一挥!

清脆的声音响彻全场,威少痴痴地低下头,发现自己的一条胳膊已然掉到地上,直接砍断!他的手掌本来已经血流不止了,这一下,好像引爆了身上的血液一样,如喷泉一般狂飙出来。

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自己还没了解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没看清是怎么样的情况,只一眨眼的功夫,手就被砍断了。

“咚!”

威少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全场寂静无声,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有所动作。

“洛少!警察很快就要来了!你先走一步,这里的事情,我疯牛来承担。”

所有人的嘴巴一再张大,怎么刚才还恨不得杀洛风而后快的人,转眼就要帮洛风了。但是他们搞不清楚,却似乎也免疫了。

这屠家的屠神令果然是威武霸气,只露了个面,没想到曾经的霸主疯牛都不敢造次,直接倒戈,反过来帮他。

“给洛少让路!”

疯牛一声怒吼,那些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往后倒退,让出一条很宽的路。整个大厅安静地落针可闻,哪里还有刚刚杀声震天的声响。

几百号的人或是满脸惶恐,或是敬佩之极,很快洛风就踩着闲庭信步一般,安然离去。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这一人注定不平凡。

华城第一人民医院。做完手术,取出子弹的林伟嘿嘿笑着,“洛哥,我真的没事了,都是小伤。”

怎么说都是因为他受的伤,洛风皱着眉头,眉宇间隐隐约约露出一丝担忧之意,“小伟,你真的没事?”

林伟舒了一口气,“是有点疼,不过躺一晚应该就没事了。”

“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早在风花雪月的时候,已然有人通知了林天跟乌山,所以林伟送医的时候,他们很快也来到现场。

“小洛,这里有我看着,你先回去吧。”林天笑着催促洛风离去,示意他不要担心。

洛风想了想,留下来也于事无补,也就先走了。

他前脚一走,林天就称赞道:“小伟,你做得对!不过刚刚发生了什么,你再具体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脱围的?”

林伟忍着痛,将整件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林天跟乌山听完之后,对视一眼,皆是震惊无比。久久平静不下来。

华城另外一处高级私人医院。

“儿子,你没事吧!”威少的母亲姜秀嚎啕大哭。

“疯牛居然敢断我儿子的手!”夏云飞双拳紧握,好像要杀人一般。

风花雪月自然不能置之不理,洛风一离开,疯牛又吩咐几人带着威少去治疗,不仅如此,还额外奉上了五百万。一方面是有赔罪的意思,一方面也想求和。

“五百万就想买我儿子的手?我夏云飞给他一千万,是不是可以砍断疯牛的两只手啊!”

但是混到疯牛这种层次的人,早就成了人精了,这件事肯定不能轻易求和的。估计第一时间,就收拾东西跑路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云飞一双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送威少回来的人哪里还敢有所隐瞒,将今天晚上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讲了出来。

“什么?这还不是疯牛自己的意思,是一个什么上门女婿做的?苏静笙?洛风?”

夏云飞一脸疑惑,于此同时又满是杀气,一双眼睛充满仇恨。

“夏叔叔,阿威他没事吧?”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迈着快步,就走了过来。

“一荣!”姜秀看到这人,眼泪更好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一荣!阿威的手被砍断了!而且手掌本来就被戳穿而过!就算能接回来,一条右手也是费了!呜呜!阿威好命苦啊!年纪轻轻右手就没了,以后让他怎么办啊!”

杜一荣安慰了几句姜秀,然后面色凝重地问道:“夏叔叔,弄清楚是什么情况了吗?”

“疯牛动的手,但是指使疯牛的人,好像叫洛风!”

夏云飞目光阴冷,如毒蛇一般,幽幽发着绿光。

“砰!”

杜一荣一拳打在墙上,怒吼道:“放心,夏叔叔。阿威的事,就是我的事!报仇!我帮他报仇!”

但是此时的洛风,哪里知道他又被两个人惦记上了。正走在街上吹着冷风,准备叫车回苏家呢。只是这么晚了,回去好像也不太合理。

只是不回苏家,好像又没有地方去。

“叮铃铃!”

正不知去哪的时候,一阵电话响起,洛风掏出一看,是一个陌生电话,“喂?”

“猜猜我是谁?”

一个很好听的女子声音,不用想,不是来推销的就是骗子。

“不买房,不买保险,我不要,我没钱,我什么都不要!”

说着,洛风就要挂断电话。

“嘿嘿嘿!”

突然一阵娇媚得很的笑声从话筒里传来,“好弟弟,你见过这么晚还工作的业务员吗?你难道就不记得姐姐了吗?好狠的心啊!我不打电话给你的话,你是不是一直都不打电话给我。”

洛风只感觉一阵头大,这不是秦慕歌吗?怎么突然就给他打电话了。

“我没什么事,打你电话干嘛?”

电话那边的秦慕歌又说道:“不!你有事!你摊上大事了。你这个坏蛋!你上次给我用的是什么东西。我按照你的意思没有掀开那药粉,谁知道后面一掀开下面的伤口都发脓流血。

我去了好几趟医院,这才弄好!现在留了两道又大又丑的疤痕!那到底是什么三无产品啊!我要打电话举报你!”

没道理啊!难道第一次调配,做出了次品,副作用还这么大。

洛风一阵惭愧,更加不知道说什么了,“对…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秦慕歌依旧很生气,对着话筒就吼道:“你看着办吧,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报警捉你。红牡丹花园小区*幢……来找我,不然,你等着吃牢饭吧!”

唉!洛风后悔不已,怎么就不先试验一下呢,怎么说都是第一次做出来的东西。现在好了吧,害人害己。胡思乱想之际,他叫了一辆车,就往秦慕歌说的那地址赶去。

“叮咚!”

洛风忐忑无比地按响门铃,很快就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

“好弟弟,你来了呀!姐姐等你很久了!”

一阵沁人的香味直冲过来,香味瞬间将洛风整个人的身子包裹住,如酒香飘过,令人沉醉。

秦慕歌一声雪白的浴袍,好像是刚刚洗完澡不久,头发丝丝缕缕随意地搭下来,秀长如雪般洁白的脖颈,加上这朦胧的水汽,大大增加了她妖艳却又优雅的矛盾气质。

高耸的某个部位依旧傲然林立,强大的冲击力好像又要将洛风撞倒。嘴角挂着一抹魅惑的笑,只需看一眼,整个人整颗心都能立刻融化。

“好弟弟,是不是被姐姐迷住了!”秦慕歌嘿嘿笑着,小手一伸,直接将洛风的身子拉了进来,然后“砰”一下又关上门。

“好弟弟,你喜欢姐姐吗?”

秦慕歌直接将洛风压在门上,门咚!

蚀骨的香味狂冲过来,秦慕歌步步逼近,洛风只感觉脑袋都要变成一堆浆糊了。

“嗯?”

秦慕歌的鼻子动了动,“你怎么这么臭,果然,天下男人都是一样的臭!不过你这个臭好像又跟其他臭男人不一样,呃!你臭得很另类!”

从头到尾,洛风一句话都没说过,可以说得上是全程被动,都被秦慕歌牵着走。

狐狸,这人一定是狐狸变的,不然怎么感觉没说一句话都将自己钉得死死的?洛风在心里暗暗念叨道。

“如果说,我刚刚去打架回来,你信吗?”洛风转念一想,好像有个不错的点子。

秦慕歌脸色微变,慢慢退了几步,“血腥味?”

“不错!果然是聪明的女人!”

洛风竖起大拇指,然后邪魅地笑道:“不瞒你说,来这之前,刚刚砍了一个人的胳膊。本来我还在想要不要去自首的。谁知道你就打电话过来了,现在不知道你也知道了的,你还要报警捉我,看来我只能一狠心,灭口了!”

说着,洛风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神情狠辣!

“不要啊!”秦慕歌声音都变了,粉嫩的嘴唇一抖一抖着,连她的神情都十分恐惧。

妖艳的脸庞,迷离的眼神,湿润的嘴唇紧紧抿着,眉宇间满是惊慌,好一会好像做了极大的决定,这才又颤悠悠地说道:

“大哥,我求你不要杀我!你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话间,秦慕歌手上一用力,猛地一拉开浴袍!

雨凌十八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