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震怒

安家内宅。

安老爷子坐在正堂的座椅上,手中那盘绕着龙纹的暗金戒指摩挲更加厉害,一双老眸都快瞪碎,握紧的茶杯重重摔在地上。

“那野种跑了?”

“还带着一个混账小子将紫莹给打伤了!”

接着,安震天眼眸阴霾了起来,同时还有些惊惶不定:“反了,东华市哪个毛头小子敢动我安家!”

但下一刻安震天眼眸留意的散开下人,随即脸色阴沉,却忽然问了一声老管家:“龙镖呢?”

倒不是因为龙镖与安家有什么关系,而是安震山上午刚接到某个大人物的电话,龙镖被某个大人物看上了!

要收龙镖作为关门弟子!

而这时老管家的面色也随之变了一下,老管家回答:“阿镖他随三小姐一起出去……”

“肋骨断了三根,现在还不省人事!”

“什么!”

闻言,安震天震惊锁眉。

龙镖场常年出没国际战场,一手刁钻的搏击术及刺杀术出神入化,如今却撞上一个东华市不知名的小子竟然被打成这样。

“恐怕龙镖是遇见了一名有些厉害的武者!”

老管家在一旁插话。

毕竟普通人与武者还是有些差距,想到这里安老爷子不禁咬了咬牙。

“哼!武者?”

“武者算什么东西!”

“你可知道现在龙镖身后站的是谁?”

“去把陈刀叫回来,让他带几个人把那野种抓回来!”

安震山重新给老管家下达了命令。

此时他心中也惴惴不安,龙镖即将成为东都某个大人物的关门弟子,结果却在安家出了岔子!

想到这里,安震天立马吩咐其他下人。

“来人,给我准备一辆车,去医院看望龙镖!”

而此时秦笙正抱着安诺梦走在东华市的街道上,之前的住处已经被安家人发现,他们只得换个新的落脚地。

“二狗子!”秦笙散开神识将白泽叫了出来。

一只巨大的白虎出现,随即便驮着一男一女于街道上奔驰起来,白泽的动作很快,穿梭过街道时甚至连一袭白影都未曾让人捕捉。

直到白泽停下,秦笙忽然皱眉:“二狗子,你这找的是什么鬼地方?”

没想到白泽给秦笙找的居然在一间歌厅,歌厅里面隔音虽然很好,但是从一楼上去客房的还能够听见极大的嘈杂声。

秦笙很不喜欢。

但这时也来不及挑剔,秦笙按照都市的习惯办理了客房后,便想办法将白泽甩进了房间里。

安诺梦在到达这里之前就已经在秦笙怀中睡着。

秦笙用灵力检查了一遍安诺梦的身体,发现腹中的胎儿并无大恙,但是要涉及其他方面的时候秦笙却忽然脸蛋潮红了一下。

他虽然懂医术,但妇科他不懂……

旋即秦笙扭头又看向那盯着那桌上酒瓶伸出大爪子的白泽。

秦笙掐着他后脖颈就将其拎了进来。

“二狗子你不是懂妇科吗,过来帮本帝看看本帝的孩儿怎么样了……”

白泽被丢在了安诺梦的床边,接着白泽刚打算将大爪子伸向安诺梦的身体,还没来及触及,忽然背后一阵杀气,大尾巴又被人踩了一下。

秦笙的脚并没有松开。

“狗东西,你可要想清楚,要是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可能会被打断狗爪……”

接着秦笙还顺带摸了摸白泽的绒毛。

白泽只觉得一股不知名的寒意涌上全身,他浑身的寒毛顿时又炸了起来。

他口中咕噜吞咽了一口,他爪尖在安诺梦身上一触即回,然后一脸讨好的将目光转向秦笙,报出怀胎几月,何时而怀……

说完,秦笙才满意的捏了捏白泽的大脸,但他并没有松手。

“二狗子,没想到你跟着本帝千年之久倒有些玩意,正经的医术一点没学到,妇科倒是无师自通……”

“你不仅是条有故事的土狗,看来还是条有追求的土狗……”

被秦笙扯着张脸盆宽的大脸,白泽瑟瑟发抖。

却在这个时候,秦笙的身后的房间大门又忽然被人一脚给踢开。

一群扛着棒球棍的青年站了出来。

个个都是穿着黑色的背心,身上有相同的纹身。

唯有为首的那个,脸上有道刀疤一样的图腾,肩上更是扛着一把大刀!

“这就是老爷子吩咐要抓的那个人?”

“呵呵,厉害啊!”

“还敢钻进老子的场子里来?”

为首的人用手中的大刀指了指秦笙,随即目光又在床上的安诺梦身上停留了。

这人正是陈刀,身上一抹血气,比其余的每个青年血气都重,手上恐怕沾染了人命。

随着陈刀一群人出现,白泽立即涌现出一抹灵力将身体覆盖,秦笙不让他随意出现在普通人的面前。

这已经是秦笙遇见的第三批安家的打手。

他不耐烦的皱眉:“又是安家人?”

听闻秦笙说完这句,陈刀差点笑了出来,看对方年纪轻轻的,说话怎么这么有趣呢?

“为什么不能是安家来人?”

“整个东华市都是安家的地盘,难道还应该是其他世家的来人?”

陈刀直接踢开身旁的一张椅子随后坐了上去。

“小子,说说你到底想怎么死?”

直到陈刀这话说完的时候,秦笙面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倒不是因为陈刀的话语如刺激到了秦笙,而是因为陈刀竟然敢坐着跟他说话。

诸仙万尊在秦笙面前都得卑躬屈膝,而眼前的这个凡人竟然敢坐着!

顿时陈刀感觉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压力笼罩向了自己,犹如山岳镇压,竟然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啪!”

秦笙一巴掌抽在陈刀的脸上,陈刀整个人都被抽翻在地。

“你敢坐着跟我说话?”

秦笙目光冷视,犹如看待一直蝼蚁。

同时,陈刀也懵了。

这个愣头青竟然还敢打自己?

他捂着脸,眼中流露出杀人的目光。

他在整个东华市也算是半个皇帝,向来只有他弄人,哪有人敢动他的道理。

何况对方只是一个武者!

陈刀二话不说,直接拿过肩膀上扛着的一把大刀,速度极快明晃晃的大刀立即就朝着秦笙的脸上劈来。

陈刀抡起这一刀的时候身上有奇异的气息流动。

秦笙皱眉,这人竟是一名先天武者。

大茄子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