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牺牲(一)

云家,家主府门口。

天刚明,这里就围满了人。

“这不是云天明嘛?他在干什么?”

“鬼知道,害的我都不能专心练功了。”

“你们还不知道吗?前两日处死的那两家人,出于嫉妒,似乎用邪门歪道抢夺了云天晴的天生灵器!。”

“什么?”

“难怪好几日不见她了,真实可惜啊……”

现场一下子炸开了锅,这是何等大事,但是他们居然不知道。八卦的重点渐渐从云天晴身上聊到了这件事情本身为什么鲜有人知这个疑问上。

此时云天明正跪在台阶前,不曾被旁人动摇分毫。

吵嚷片刻,大门终于打开,云城雄慢悠悠地走出来,后面跟着一俊俏孩童,跟云天明一般大小,正式云圣。

“吵什么?还不快去修炼?”

云城雄浑厚地声音配上他棱角分明的模样,极具威严。

众人如惊弓之鸟,四散而去,独留下云天明。

“天明啊,跪着干什么,有什么事情跟大伯说。”云城雄换上一张笑脸,显得心情不错。

云天明看着这个男人,内心激荡无比。前两日金路远来找过他,把云城雄让他做的事都告诉了云天明。

那些药都是云城雄让他送的,原本他以为云城雄只是想特别关照云天晴,没想到竟生生将云天晴的灵器剥离,嫁接到了云圣身上。云井云浩那两家人只是云城雄用来替罪的玩偶而已。

但是比起这事,更令云天明绝望的是,云天晴会因此命不久矣,除非又奇迹发生。

金路远答应云天明,他会从库房偷点珍品给云天晴补上,算是一种补偿。并且将卷云崖附近的房子腾了出来,给兄妹俩住。那里极为清净,对于疗养好处多多。

但是还没等他把东西送来,族中就传来了“金路远私动库房珍品,现已流放”的消息。不过是不是真的流放就不得而知了。

为了妹妹能够生,云天明不得不把仇恨先隐藏起来。

在回话时,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但仍避免不了结巴:“家……家主,请……‘您’一定救救天晴!”

云城雄闻言,眯起了眼,云天明非但没有表现出愤怒,反而来祈求他。

“有意思……”他低语。

“哎,天明啊,天晴的情况我也无能为力啊……都怪那几个畜生做的太狠。强行迫离灵器伤害已是巨大,更何况天生灵器。怪我这个家主没用,不能好好保护家族的希望……”云城雄装作一副遗憾的样子。

云天明似没有听见他说话,只是重复着:“请‘您’救救天晴!”

云城雄脸色渐渐变得无趣,不再理会云天明,转身回到府内。

云天明眼睁睁看着云城雄进屋,却没有上前,毕竟心理这道坎不是这么容易过去的。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振作了一番,开始照顾虚弱的妹妹。

当他给云天晴洗澡时,再次看见那条横跨了整个背部的刀痕,眼泪便不自觉的落下。

“哥哥……你怎么了?”云天晴感觉背后有异动,轻声问道。“哥哥”两个字叫的有点别扭,因为她忘记很多重要的事情,包括云天明,包括自己这么虚弱的原因。

“没……没事。”云天明摸了摸眼睛,继续给她擦拭身体。

次日,云天明决定换个方式。他要去给做小工,然后花钱请医生。

不过九岁的小孩子,谁会要?

寒风萧瑟的街头,能看见一个小孩子不停被推出,甚至是被踢出店铺。

不细看,他和路边的乞丐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们听说了没有,云家那个天才女童,叫什么什么晴的,被害了!”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那个女童平日仗着天赋过人,嚣张跋扈,这才逼得人家取了她的天生灵器。”

“不过这么残忍地对一个孩子……”

“你懂什么,这叫天道轮回,这种人以后长大一定会祸害五丰城,甚至整个摩罗帝国的!”

来往的路人三三俩俩,都对这件事津津乐道。这些话犹如火药,进了云天明的耳朵,燃在他的心上。只见他摇摆着站起来,猛地扑向路人,一时众人恐慌,以为遇到了疯子,直到旁人将他拉开。

“哪里来的野狗?”被咬的那人怒发冲冠,一脚将云天明踹飞,撞在了墙上,一动不动了。

“诶算了算了,快去张大夫那里看看,不要得什么疯病才好!”

“是说是说,快走吧,肯定是你这几日做了什么孽,今天才遭这档子事情,再不走,他怕是又要咬你。”

被咬的路人被说的心虚,悻悻地走开了。

冬日天暗得早,街头的人流约好的一般离去,只留下云天明靠在墙角,像是真的死了一样。

“哒哒哒……”

声音最终停在了云天明面前。

他微微抬头,用空洞的眼睛在脑海中画了个图。

那是一双淡蓝色的细跟绣花鞋,没有复杂的图案,但是很精致。

“小弟弟,你怎么还不回家?”淡蓝色的裙摆落地,一双微冷的手将云天明的小脑袋托起。

柳眉高鼻桃花眼,肤若凝脂暗白雪。

云天明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于是跪地乞求:“仙女姐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妹妹……求求你……她没有做坏事……”后面的声音因为混着鼻音已经听不清了。

罗霜霜把云天明带回了自己的酒馆内,她很想知道这个孩子身上发生了上面,但是云天明始终只是求她救救妹妹。

“哎……”罗霜霜轻叹一声,将云天明留在酒馆内打杂。

十天后,云天明终于可以买到了第一副药。

医生没有看到病人,所以开的药也不知效果如何。但是从云天晴吃下后的情况来看,总算是有点效果。

云天明长出一口气,心中的积郁扫了一些。

此后的一个月内,云天晴的身体似乎有了好转,可能是上天眷顾吧。

“天明,来,这个月工钱给你。”罗霜霜将一个布袋子递给云天明。

云天明垫了垫,发现袋子好像比上次重。他正准备说话,但见到罗霜霜眨眨眼,便闭口不提了,只将这事记在心里。

他拿着钱,照旧去买药带回家。这次,一次买了好几副。

当他站在家门口,正要推门进去时,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从身后传来一个略显稚嫩地声音,“呵,这地方可真难找。云天明,好久不见啊。”

萃毒匕首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